进了衣食无忧的养老院,老人们为什么还不开心?——读《最好的告别》

Image

对老年人来说,也许最害怕的不是死亡的不期而至,而是失去有质量有尊严的生活。

随着年龄增长一同到来的,是视力、听力、行走、排便、记忆等生理能力的不断衰退及丧失,一步步失去独立生活的能力。无法独立生活意味着需要他人的照料,可能是伴侣、子女或是护工,一步步从搀扶着行走提醒吃药,到需要帮助翻身需要帮助排便,需要旁人更多的介入到生活的细枝末节,也意味着逐渐失去生活的质量和尊严。

而什么是有质量的生活,这可以延伸到马斯洛的人来需求理论。
现代疗养院的建立史表明,其并非是为了让老年人拥有更高质量的生活,而仅仅是为了给被慢性疾病的老人们占满的医院腾出床位。

50多年前,社会学家 Erving Goffman 在他的著作《收容所》(Asylums) 里写到了监狱和疗养院之间的相同之处。疗养院和军事训练营、孤儿院及精神病院一样,是「纯粹的机构」——在很大程度上是跟社会隔绝的地方。他写道:”现代社会的基本运转原则是这样的:个人在不同的地方睡觉、玩乐、工作,有不同的玩伴,接受不同权威的领导,没有一个总体的理性计划。”而纯粹的机构则打破了区隔生活领域的屏障,他逐一列举了具体的方式:

首先,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是在同一个地方、在同一个中心权威的领导下进行的;其次,成员日常活动的各个方面都是和一大群人一起完成的;再次,日常活动的各个方面都是紧密安排的,一个活动紧接着另一个预先已经安排好的活动,活动的整个流程是由一套明确的正式规定和一群长官自上而下强行实施的;最后,各种强加的活动被整合为一套计划,据称是为了实现机构的官方目标。

这也许是老人入住环境优美、医疗条件优越的现代疗养院仍然不开心的重要原因。老人们拒绝疗养院的各种理由,用一句话总结:它不是家。疗养院提供给了老人和其家人以及社会所希望提供的「安全」,但老人们所希望不止是安全,是有质量的生活,是生活的「隐私」和「尊严」。希望有一扇可以上锁的门,希望不被当做学龄前儿童对待。

2017-02-08 00:21116